株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7322|回复: 2
收起左侧

[散文] 还乡两日

[复制链接]
     

139

主题

1317

帖子

11

精华

13级 大长老

Rank: 13Rank: 13Rank: 13

魅力
3260
纹银
3923 两
贡献度
742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9-1-7

株洲网评审员

发表于 2018-10-31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泥巴掌 于 2018-10-31 16:33 编辑

还乡两日


老家位于湘东南茶陵城一个叫毛屋的小山村,曾经有一种习惯,忙了累了身体有些不舒服了,总想着趁节假日回到老家那座小山村,小憩一下,洗去铅尘,整装再发。
但我这种习惯,中断将近两年了。这次国庆节的10月4日,因为约好了给老屋瓦片检修,我又回到了老家毛屋。

儿时相邻而居的堂兄堂弟已经建起豪宅,而我选择给老屋瓦片检修,未曾将老屋推倒重建,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手头有些紧,另一方面,考虑的是还有一些事悬着吧?
老屋久无人居住,一场暴风雨来临,厨房位置的屋顶坍了一个洞。4日,卖瓦的车送货到家,我坐上了卖瓦的顺风车,一回到老家,卸货、清点,忙活了一阵,父亲先随车回茶城,我说,我今天就呆这儿了。父亲知道我的做派,只叮嘱了几句,顺带着说了声“抽时间把灶房里的废瓦清理了”,再没有多说什么。看着父亲和卖瓦的车驶远了,本想歇会儿再来清理厨房的碎瓦残渣,但有事在身,心头觉得不踏实。于是到隔壁拿了两个土箕,又拿了一把倒耙(家乡对一种扒土工具的称呼),就这样开始忙活起来。也许是好久没有干过体力活,不多久便有些吃力的感觉,我给自己定下任务,弄走几担就休息一会儿,可是,每到预定的小目标完成,我又不想休息了,我怕等下一停下来反而更觉得累,一鼓作气,再而衰嘛。于是趁着还吃得消,赶紧忙完OK。这样忙活着,忽然想到妻子曾经给我的一个绰号“拼命三郎”,这引号随念头突然冒出来,让人欣慰,难道我曾有过那种拼命的精神,怎么我没有察觉到?如果有,可真是久违了。
闻到自己身上的汗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后,厨房里面的废瓦片全部被清除。
干活前吃了一个梨子,喝了些水,在忙活一个多小时之后,忽然觉得有些饿了,快到中午12点了,本是做午饭的时间,但我懒得去煮面条,做饭?更不用说,来得匆忙,行事不周全,忘记买菜了。提袋里还有两个苹果,今天中午就吃水果餐了,寒碜了些?挺好!
中午一点多是午睡时间,我将家中一张旧床上面的席子和垫被拿到室外坪地,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半个小时以上,重又铺上,那个床铺就摆在我小时候睡过的地方,一切刚刚好,午睡啦!
中午2:00开始睡,一直在半睡半醒之间,觉察到两腿有些酸痛,估计是累了的缘故吧。 “钩瓦啊”依稀听到窗外有人嘀咕,好像是秋云叔的声音。我赖着床仍不想起来。又过了会儿,实在没有再睡下去的理由,我急急穿衣起来,下午4点了,头一个冒出来的念头便是今天的晚餐在哪里?我想,该去找些晚餐的食材了。大米是有的,就差送饭的菜了。
到哪里去找我的晚餐?去向秋云叔家,还是去文生哥家要些蔬菜?我在心底惦量了下,这两家未外出务工,且一向好说话。开口要时面子上好过些。秋云叔家离我家近,当是首选,不过到时候见了面第一句话怎么说?我还没想好。“那田里的火烧到山上去就不得了”路过屋后堂兄弟家的豪宅时,正在外墙搞粉刷的几个做工的人对我说。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我看到我家老屋右前方坎下的田地里,烧田埂茅草的火正在向更右边的山林蔓延。我突然想起午睡时窗外有人说“钩瓦啊”的声音,我想,这下有话题了,村子里没有几个男人,如果是秋云叔放的火烧田埂,我还可以借此机会向他通报一下这火可能蔓延的危险。到秋云叔家只有两三分钟的路程,我在他家院门外徘徊了好一阵,没看到有人出来,就在我快要失望的时候,小琴婶开了大门走了出来,我叫了声“小琴婶”,她以为我是从坳背垅看山归来(村子后面有山,稍远处有各家各户从前专门用来种植红薯、花生等农作物的山地,以前每次回家闲来没事总爱去后山看看),我向她说了实话,说我正在找菜。“你们家有小菜吗?”“有豆角啊!”小琴婶答道。“我想弄一点。” “没关系,没什么好吃的”她到冰箱里去拿了一把豆角给我。我简直有些欢天喜地了,却有一点点不好意思。“不知道是谁在哪里烧田埂上的茅草?”为掩饰尴尬,我岔开话题。“我这就去看看,不要烧到山上去才好”,说完我便拿起豆角赶紧离开。把菜放在家里后,我抄起一根棍子便去那正烧得哔剥作响的田野里去,我想如果真是秋云叔点的火,我要帮他们家做点事,总不能让火烧到那旁边的山上去。我拿着带枝条的竹杆在那里扑火,在某一瞬间,我想到了塞万提斯小说里的那个堂.吉诃德。


心底不禁哑然失笑。扑完火,我回到家,一进门就见到左手桌边放了一碗干鱼,眼角陡然若有潮涨。不用说也能猜到,这是小琴婶送的。
5:00还没到就开始蒸饭,幸好旁边新建房的做工者留下了一个电饭煲,淘米加水插上电,一切OK。炒菜却捱到近6点。6点半左右,菜炒好了,眼镜却不见了。也不知我在炒菜的时候把眼镜弄到哪个角落去了。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也罢,今晚不须看电视,不找了。

因为中午没吃饭,现在觉得太饿了,看着自己炒的那份豆角,还有那一份不用加工的干鱼,我有些迫不及待,现在开始吃晚餐。

吃饱了,三碗饭。吃完了,心里突然想:挨饿的感觉确实难受,如果连肚子都填不饱,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想象一下,总有些不可思议,但挨饿的滋味,年少时没少体验过,但现在想来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当夜幕真正降临的时候,外面伸手不见五指,时间还早,我觉得已经累了,晚上只在外面活动了一下手脚,一个人把脚洗洗就呆到床上去。8:30开始看手机上的各种各样的视频,不知不觉就到了9:00,开始睡觉,外面的风透过窗户凉飕飕的扑进来,起初只觉得有一点点的冷。家里有几个月没用过的被子,但我一不想爬起来,越睡越冷,到了凌晨,几乎整个人要发抖了,但我仍然不想起来,于是蜷缩成一团,就像一个刺猬。到第二天天亮,我赶紧去前坪生了一把火。突然想起,昨晚设计好的环节里本来还有篝火晚会,昨晚竟然将一个人的篝火晚会抛之脑后了。
10月5日,父亲请的瓦屋面维修师傅来到茅屋,传瓦挑瓦。当天挑了四百余瓦到四楼,总共也不过10担,但是挑着东西爬楼梯也是辛苦的一件事。当日,弟弟按我的意思带来苹果和香蕉,我把水果送给小琴婶,表示感谢,小琴婶又回赠给我一小袋板栗。中午柴火做饭,由父亲掌勺,四个菜,家中有劲酒一瓶,父亲、我,还有瓦屋面维修的师傅,各倒了一点,父亲突然提起今天是他的生日,8月26日。话题转到2016年,2016年父亲的生日,我也和父亲在一起,那是在长沙,带母亲去看病,回头在株洲做手术,一场手术后母亲从一个屋前屋后忙碌的农妇变成了一个偏瘫者,而我从此踏上了维权之路,暂未有结局,一颗悬着的心始终未曾放下。就是从那时候起,为方便照顾,父母亲一直住在茶陵城,老家便闲置了。

我的以老家为疗养所的习惯,就是从那时起嘎然而止。
都说故乡是根,一个人不论走到什么地方总是爱自己的故乡。我在心底问自己,此时的你,双脚踏进少年时代生活过的那块土地,是否像一颗浮萍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次国庆节,贸然选择在老家中歇息一晚,一个人和一栋老屋的独处,权当是对家的记忆的一次重温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魅力 +12 收起 理由
那年的歌 + 12 原创才是王道!!

查看全部评分

     

176

主题

5257

帖子

9

精华

荣誉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
5294
纹银
12069 两
贡献度
273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8-2-27

株洲网2013年十佳版主勋章株洲网评审员岁月如歌投票员

发表于 2018-11-1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屋有四楼?  你家原来也是大户人家哦。  瓦片维修?  何不 捡瓦 两字贴切  其实南方都叫捡瓦  四川也是 这么住一晚 辛苦了泥哥哈  不过  家乡再冷 也是温暖的。
又一个漂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18

帖子

0

精华

6级 新科侠士

Rank: 6Rank: 6

魅力
101
纹银
596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5-8-12
发表于 2018-11-4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没有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株洲论坛 ( 湘ICP备09003994号 )

GMT+8, 2019-1-23 16:23 , Processed in 0.14746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