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0608|回复: 6
收起左侧

[转帖] 死亡三味

[复制链接]
     

25

主题

1080

帖子

0

精华

9级 分堂堂主

Rank: 9

魅力
236
纹银
3602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1-4
发表于 2018-9-26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前委书记 于 2018-9-26 18:22 编辑

       死亡三味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死亡都是他最后一道人生课题。然而,这道题的答题空间,整个都是黑色的,对它的任何解读,恐怕都不可能像古人读经、读史、读诸子百家那样读出“稻粱”之香,“肴馔”之美,“醯醢”之甘,读出的恐怕只能是遗憾、恐惧、绝望这“三味”了。因此,如果不是“死到临头”,恐怕极少有人在活得“风风光光”时去解读这“人生最后一题”的。写下这篇文章,也算是本人对这“人生最后一题”的解读。至于写下此文的原因究竟是本人已“死到临头”还是属于那些对死亡有极其强烈好奇心的“极少数人”,我的回答是两者都不是,但却在两者之间。
       这里要声明一句,我对死亡的解读,完全没有什么“微言大义”,更不是什么关于“如何正确对待死亡”之类的“高、大、上”的心灵鸡汤,其中既没有“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英雄三观,也没有“天堂地狱、生死轮回”之类的宗教情结,而属于那一类俗得不能再俗的大俗人对死亡的个人理解。我的解读主要有三点,姑且叫做“死亡三味”吧。
       一味:死亡预期
       实际上,除了“祸从天降、死于非命”和各类自杀性事件之外,人对自己的死亡,是有预期的,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什么叫“死亡预期”?就是在人的自然死亡过程中,人对自己接近死亡,有一种比较强烈、但并不清晰、很模糊的预感。这当然要将那些已经确诊为不治之症、且已经较明晰地预知自己死亡大致期限的人排除在外。这种对死亡已经产生比较强烈的预感,就叫着死亡预期。死亡预期的产生,是由身体给出的各种信号决定的,而这些信号则是体内各种疾病发生质的变化而产生的特殊生理现象和心理现象。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人的寿命的长短,究竟取决于疾病,还是取决于基因?我个人以为,所谓“无疾而终”者,即便有,也极为罕见,人死的最终原因 ,仍然是疾病。但人类的所有疾病,都产生于两大根源,一个是基因缺陷或基因突变,还有一个是人体免疫系统的衰退或崩溃,在致死原因上,这两大根源往往是“相辅相成”的。
       身体给出的“死亡预期”信号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信息释放,它们在人的生理上和心理上的表现形态,都有自己特殊的、本质的特征。在生理上,它们是你一生以来各种慢性疾病、不良生活习惯、生活工作环境污染带来的生理危害以及各类不可痊愈的精神创伤积聚到极限而产生的生理突变,这种生理突变在短期内将导致各类致命病因,比如癌症、心脑血管疾病、重要器官衰竭、免疫系统疾病等等;而在心理上,会产生如下几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其一,精力体力滑坡式下降,工作生活、待人接物“精气神儿”和以往相比“一落千丈”,以前十分感兴趣且乐此不疲的事情如各种个人爱好如今变得越来越淡漠,甚至彻底放弃,身子变懒,心情变暗,做任何事情都感到力所不支,特别累,那种浑浑噩噩、不清醒的状态渐渐多了起来;其二,不仅以前各类慢性病病情在进行性加重,而且其他疾病也不断“光临”,有被疾病包围而“应接不暇、顾此失彼”之感。尽管经过治疗有所缓解,也并没有查出什么“不治之症”,但你心中已经产生了这些疾病向不治之症转化的强烈预感;其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即突然间产生了一种迥然不同的生命期望值。比如我以往对生命行程的期望值一直没有变过,即再过个十年二十年轻轻松松,不在话下。但如今这种期望值陡然大变:我意识深处突然感到自己的生命再“捱”过五年,似乎已经十分困难,仿佛再捱过两三年,已经很不错了。就像一位汽车司机,在油箱满满的时候和在油箱快没油的时候,对前面行程的预期是截然不同的。可惜,生命的油箱总是一次性加满,一次性用完,没有中途加油的话说。这种大大缩短的生命期望值的产生,是人体各项生理指标所作出的对生命终结的重大心理提示,这种心理提示在动物界中也广泛存在着。
       那么,一个人从产生“死亡预期”起,到他最后死亡的时间,会有多久呢?也就是说,“死亡预期”的周期有多长呢?这个还真不好说,只能说有长有短,一两年、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都有可能。因为每一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且所处的具体环境也有很大差异,偶然因素很多。但我认为,“死亡预期”周期的长短,很可能取决于如下几种主要因素:其一,每人各自慢性疾病和不良生活习惯导致相应生理指标发生质变的性质。比如,乙性肝炎发展到最后的质变方向是肝硬化和肝癌,而糖尿病发展到并发症的质变过程中变数要大得多,对各种脏器都有侵害的可能,医疗预后的空间也大得多,因此,两种疾病质变过程中的死亡预期,在时间周期上,肯定是有很大区别的;其二,是否得到了合理的、有效的医学治疗和行为矫正。这一条也相当重要,各种慢性疾病发生质变的方向和速度,和其能否得到合理有效治疗,抑或根本不治疗或治疗中被误诊及过度治疗,有着极大的关联性,而不良生活习惯的矫正,当然对延缓“死亡预期”也能起到一定作用,但这是一个因人而异的变数,也许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也许不起什么作用,甚至也有起反作用的情况发生即你克服了某种不良生活习惯反而缩短了死亡预期的时间;其三,各人不同的心理承受能力和精神生活质量。在“死亡预期”期间,一个人对“生理逆境”的承受能力和精神生活的质量,对“死亡预期”周期的长短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心理承受能力太弱,对死亡预感抱着极度的焦虑和恐惧,是体内各类慢性疾病发生恶性质的主要诱因之一,现代医学研究已经证实,各类癌症和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等多种病症的发生,和人的精神因素有着极大关联,因此,保持“死亡预期”中的精神生活质量,至关重要。
       另一个类似的问题,就是对于一个人来说,所谓“死亡预期”何时“光临”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回答也是同样的,“死亡预期”的早到还是迟到,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实质上,人的生命,到了五十岁之后,就面临着一个一个关口。如果说,五十周岁到六十周岁是一个十年关口,那么从六十周岁往后,人的生命面临的,就是每过五年一个关口。“死亡预期”在哪一个关口出现,视各人的具体情况而定。一般而言,在五十周岁到六十周岁这十年关口中,走进“死亡预期”的人群是一个少数或极少数的群体,这个群体中年夭折的致死病因中,无论是不治之症的恶性质变还是心脑血管等疾病引发的猝死,在整个人群中都具有特殊个案或偶然性质,概率并不大,但到六十周岁往后的每五年一个关口,进入“死亡预期”的人群则逐步增多,在整个人群中的概率也越来越大。而在七十五岁到八十五岁所经历的两个生命关口中死亡预期还没有到来的人,便可算作寿星了,这也是一个不大的群体。人们心中的疑问是:对于一个人来说,“死亡预期”的早到或迟来,究竟是由哪些因素决定的呢?我个人以为有如下几个主要因素:其一,你的上辈留给你的遗传基因。即这些遗传基因中是否存在有缺陷的基因?在相关基因的遗传密码中是否有长寿因子?一般情况下,你的遗传基因对你寿命的长短,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许多良好的或不良生活习惯,对遗传基因仍然有着很大的影响。比如许多癌症的发生是有遗传因素的,即便你祖辈几代人中某种癌症都曾高发过,但如果你以良好的生活习惯刻意进行规避,也可能延缓这类癌症在你身上发生的时间,甚至可以避免癌症的发生;其二,你的免疫系统的强弱。人的免疫系统如何决定着人的寿命长短,是一个很复杂很微妙的问题,并不是加减乘除这类简单的算术题就能解释的。比如一个人老是生病,一生中各种毛病不断,这当然证明他免疫系统较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寿命很短,“死亡预期”很快到来。相反,他很可能活的时间很长。因为正是这些不断发生的毛病加强了他免疫系统中各个阵地的预警反击能力,从而那些致命的基因突变因素和各类病毒病菌很难聚集力量找到突破口;然而也有相反的情况,正因为这个人经常生病导致的免疫系统整体防御力量薄弱,各种致病因素一旦形成聚集力量很容易找到一个突破口长驱直入,其进攻一举成功。这也是许多癌症、心脑血管疾病和器官衰竭病例都是从长期慢性疾病转化而来的主要原因。而在这些病例中,有两大帮凶起着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作用,一个是不良生活习惯,另一个是药物治疗产生的副作用、毒性和抗药性。这两个帮凶的作用往往也是致命的。同样,一个人一生很少生病,甚至到了五六十岁都没有生过什么病。这固然说明他的免疫系统很棒,但这并非全是好事。正因为他的免疫系统很少受到挑战,缺少实战历练,因而一旦面临各种致命病因的强大攻势,很容易出现塌方式崩溃。因此,平时很健康、“从不生病”的人一旦出现大病重病,便“一病毙命”的病例比比皆是;其三,各种不良生活习惯和环境因素对你各项生理功能的透支程度。这个因素,对于你的“死亡预期”是在哪个生命关口到来,同样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关于什么样的不良生活习惯和环境因素对人的生理功能造成什么样的透支,这也是个非常复杂的状况。实质上,任何不良生活习惯都会在人体内产生一定的应激能力,这些应激能力会在人体的生理功能中形成一道预警防线。只有当不良习惯过度无序,突破了体内的预警防线时,才开始透支人体的生理功能。比如抽烟,比如饮酒。当然,不包括吸毒。吸毒在人体产生的不是预警防线,而是越来越大的毒瘾,而毒瘾对侵害人体的各项器官和生理功能有着进行性的不可逆的作用。除此之外,熬夜、不分昼夜地加班、环境污染的侵害、各类有毒有害食品的长期食用等等,都是人体应激功能所不堪重负的,或者无法产生相应的预警防线,或者即便产生,也很脆弱,一攻即破。这里着重谈一下在性行为上的不良习惯。滥交、过度纵欲,除了容易得各种感染类性病之外,对人体各项生理功能和免疫系统防御能力的透支,显然是十分明显的,最典型的特征,即人的早衰。因人体早衰引发的各类致命疾病的概率大大提高,其“死亡预期”的提前到来,几乎已成定局。但是,长期没有性生活或各种年龄段上的性生活周期太长产生的性压抑和性冷淡,同样会产生致命病因,尤其生殖系统和泌尿系统发生各类恶性肿瘤的几率会大大提高。这些致命病因在很多情况下往往是由人体内雄雌激素的失衡引起的,而性行为是人体调节雄雌激素比例的天然功能,许多场合比药物调节要重要得多,有效得多。因此,有节制有规律的性生活和性释放,是推迟“死亡预期”到来的重要因素。
       二味:死亡恐惧
       人类对死亡的恐惧与生俱来。在对死亡的恐惧上,人类和动物界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人类是自觉地意识到死亡的真实含义,而动物则是出自求生本能。人类对死亡真相的探究,亘古至今,绵延不绝,引发了科学层面,哲学层面、宗教层面、人类伦理道德层面等等的深入思考。尽管死亡的真相至今仍然处于“不识庐山真面目”的状态,但对死亡意义的思考,显然已经成为人类追求自己生存终极价值和意义中的极为重要的主题之一。上述这些,只是简要提示一下,本文并不展开讨论。这里讨论的死亡恐惧,仅限于人类世俗范围中的一般现象。
       实际上,人对死亡最初的恐惧,是从童年开始的。人的童年时代对死亡第一个自觉意识,就是认识到人终有一死,且永不复生。对于人的童年来说,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尤其对于那些幸福的、无忧无虑的、对世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和憧憬的童年来说,就显得更加残酷和无法接受。一想到自己死后如尘土一般飘落于亿万年的宇宙之中,眼前所有新奇、美好的人生都将永不回还,那种发端于童心深处的恐惧、绝望和痛苦是难以逾越的。越过对死亡思考的第一阶段,接踵而来是青少年成长中蜂拥而至的遐想、好奇、幸福、困惑和烦恼。对死亡的探究、恐惧和绝望,因意识到死亡离自己尚远而逐步淡化、忘却甚至完全置之脑后。中青年时期,直到进入老年,尽管目睹身边亲朋好友同事陌生人的死亡事件越来越多,也意识到自己的生命离死神越来越近,但此时对死亡的恐惧,多数人采取了掩耳盗铃式的鸵鸟主义,即对死亡这一人生最后一个课题不探寻,不思考,不面对,权当死神离自己还相当遥远。直到真正进入“死亡预期”,多数人才像童年时代那样对死亡进行认真的面对和思考。此时,死亡的恐惧已经不像童年时代那样遥遥无期,而是迫在眉睫,颇有“骨感”了。
       不仅如此,进入“死亡预期”的死亡恐惧,和童年时代的死亡恐惧已经有质的不同了。那么,人类死亡恐惧的本质是什么呢?我个人以为有两层:一层是出于社会本能的恐惧,另一层是出于动物本能的恐惧。对于前者来说,死亡恐惧和一个人当下生活情境中的快乐指数和痛苦指数的综合比例有着正相关联,当这个综合比例中快乐指数占据主体地位,而痛苦指数处于附属地位,那么死亡恐惧指数就会提高,相反,如果痛苦指数占据主体地位,快乐指数处于从属位置,则死亡恐惧指数就会相应降低。如果一个人的综合比例中痛苦指数已经占据全部,快乐指数已经为零,而这种极为糟糕不堪忍受的生活情境已经永无希望改善、甚至只会越来越恶化时,这个人的心理感受便到了“痛不欲生”或“生不如死”的地步,这个时侯死亡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恐惧而言,反而成为了他渴望解脱痛苦的惟一方式了,无数自杀者就是在这种绝望的情境之下结束自己的生命的;然而,人类对死亡还有另一重恐惧,即出于动物本能的恐惧。这种恐惧,就是对未知世界的恐惧。死亡不仅对于人类,而且对于整个动物界而言,都是一个神秘的未知世界。人类是具有理性认知能力的惟一的高等动物,人类在一切认知领域都可能通过观察、思考和实践描述他们认知对象的相关经验,惟独对于死亡世界,虽人人亲历,但却无一人可以描述他死亡过程或死后的“经验”。比如,对于死后尸体火化会遭受怎样的痛苦和煎熬,就有很多人感到担扰和恐怖,尽管他们也相信“人死了什么就不知道了”这个“共识”。实质上,对死亡这个未知世界的恐惧,反而成了自杀者们的一道心理屏障。许多自感走投无路的绝望者,正因为潜意识中这道本能的恐惧屏障,才在反复犹豫中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因此,和童年时代的死亡恐惧相比,真正进入“死亡预期”者,其死亡恐惧的性质和程度取决于他对现世生活的眷恋程度,也就是取决于他眼前生活中的快乐指数和痛苦指数之比,因而现实因素占主体地位。而儿童时代的死亡恐惧则是阳光灿烂般的遐想、憧憬中突来飘过来的一抹令人窒息乌云,它将一个孩童对快乐无限延续下去的“想当然”拦腰截断,将其笼罩在一片绝望的阴影之中。
       一般来说,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无论是进入“死亡预期”还是没有进入“死亡预期”,其生活状况、生理状况和心理状况,都将发生重大变化和转折,总的来说,这种变化和转折是朝着“每况愈下”的方向走。有很多人意识到来日无多,趁“死亡预期”到来之前尽兴享受生活,好动者游历祖国大好河山,走遍世界五洲四海,好静者或含饴弄孙,或饮茶小酌,或搓麻垂钓,或呤词作画,总之,度过了老年最后一段黄金时光后,终究难逃病痛缠身、老伴离世、日渐孤独、亲情疏离的凄凉晚境,加上生活越来越难以自理,越来越依赖他人,这种生理尴尬加心理屈辱形成的重压,导致幸福指数一落千丈,痛苦指数“突飞猛进”,这时的死亡恐惧便会呈断崖式下跌,尤其当病痛、孤独、生活难以自理、亲情疏离等痛苦指数到了难以承受的时刻,死亡恐惧便消散于无形,死亡本身,往往会成为一劳永逸解脱所有痛苦的期待了。
       然而,当人的生命面临着倒计时时,通常会产生临终恐惧,这是人一生面临的死亡恐惧的最后阶段。人在自然死亡的过程中,即便他的具体情境已经消解了死亡恐惧,对死亡已能坦然面对,但当死亡预期进入确定无疑的倒计时时,仍然会产生本能的恐惧。人的临终恐惧一般比较短暂,通常在意识还较清醒时产生和持续。但临终恐惧一般并不强烈,死亡预期形成的心理准备已经大大消解了临终恐惧的烈度。同时病痛的反复折磨已使患者的心理承受处于麻木状态。随着进入弥留状态,临终恐惧会很快消失。大部分人进入弥留状态后,意识已经模糊,甚至进入谵妄状态,已无所谓恐惧不恐惧了。少部分人弥留时头脑还能保持相对清醒,但此刻已进入临终前特有的宁静状态,且口不能言,意识已在“三界”之外了。
       总之,死亡预期来临得越迟,进入老年周期的时间越长,所面临的生活困境越严重,则死亡恐惧的指数越低。可见,死亡恐惧在老年人的人生阶段总体上呈阶梯式递减趋势。   
       三味:死亡方式
       所谓“死亡方式”,就是指一个人如何死的“死法”。民间中一句常用的咒语就是“你不得好死”,实质上就是指一种很坏、很痛苦、很狼狈、很没有面子或很没有尊严的死法,这些不同的“死法”,就是不同的死亡方式。当然,本文所讨论的死法或死亡方式,已经剔除了其中政治法律层面及社会伦理道德层面的各种因素,纯粹从生理和心理角度讨论不同死亡方式的痛苦指数。
       一般来说,除了自杀者和生命风险极大的职业自愿者可以有意识地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之外,绝大多数人是无法预知和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也即“死法”的。因此,对于自己将来会遇到什么样的“死法”,绝大多数人往往抱着“听天由命”的态度。至于不同死亡方式痛苦指数之间的巨大悬殊,人们在进入“死亡预期”或“死到临头”之前,对这个问题的认知往往很模糊,很迟钝,认为现在考虑这个问题不现实,离谱而又遥远,并不放在心上。
       其实,只有到了生命的最后阶段,人们才能真正体会到一个“好死场”(苏北方言)对于一个人的命运多么重要,会减少多少痛苦和恐惧,而一个“坏死场”在生命最后阶段所增加的痛苦、恐惧和绝望,往往超过人一生中所经历的所有痛苦、恐惧和绝望的数倍,甚至突破了人的耐受力的极限,真正达到了“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绝境。
       因此,在“病死”这种和平时代人的主要死亡方式之中,因脑心血管等疾病引发的猝死和癌症等疾病造成的极度疼痛折磨而死,往往被人们看成“好死场”和“坏死场”两个极端的典型。在人们看来,猝死既无死前的心理恐惧,又无死时的肉体痛苦,当然是极为理想的“好死场”,而患了癌症等于提前被判了死刑,承受着心理恐惧和肉体痛苦的双重煎熬,这样的“死场”真是太残酷太糟糕了。然而,从心理角度看,只有亲身经历着癌症病痛折磨的临终者,才能真正体会到这两种“死场”之间的巨大悬殊。而那些得了脑心血管等疾病猝死的人当然无法体验到这种“好死场”的“恩赐”,他们生前的想法或许和绝大多数健康且没有进入“死亡预期”的人的想法一样:“我不一定患上癌症,患癌的概率毕竟不大,但我也不希望猝死‘光临’到我的头上,没有猝死,我说不定还会多活若干年,因此,这两种死法我都不欢迎。”如此侥幸投机心理,人之常情,人皆有之。
       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头脑清醒的人,在身体还很健康的时候,或者到达一定年龄关口,就开始有意识地规避将来可能不期而至的“坏死场”,争取一个“好死场”。比如日常生活中对癌症的刻意预防,就属于这种“规避”的努力。不仅如此,这一部分对“死亡方式”保持清醒头脑的人的“规避努力”,还包括预设一旦绝症临头便如何“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方案。比如,你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极差的人,一旦知晓自己患上了绝症,便如同被判了死刑一样精神彻底崩溃。即便治疗后还能生存相当一段时间,你也会觉得这万念俱灰、度日如年的日子其实生不如死,这样的生活质量和知晓患病之前的生活质量有云泥之别。因此,对于你而言,重要的并不是治疗后的生存期有多长,而是如何将得知诊断结果的时间尽量延后,即推迟“死刑判决”下达的时间,以延长因不知病情而无任何心理负担的“幸福日子”,最大限度缩短获知病情后那种丧魂落魄、备受煎熬的日子。说穿了,就是如何掩耳盗铃式地自欺。我有一个朋友虽然单位每年都组织体检,但他从来不体检,得了病也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拒绝医生建议的进一步检查。他很相信民间的一种说法:得了癌症是逃不了的,治疗和不治疗的病期和结果都是一样的。因此,他的理论是:如果所得癌症的病期是一年,我一开始就查出来了,那么我将遭受整整一年的心理折磨,这种全面的精神崩溃是极难忍受的。但如果不作任何检查,或者在最后无法忍受的时刻再去检查,比如查出癌症到死亡只有四个月,那么我就免受了八个月的心理煎熬,或者赚了八个月的“静好岁月”,这是非常值得的。他一再强调,即使查出早期癌症及时治疗多活个一年两年,那也如同死刑待决犯,在心理上完全无法承受,真的生不如死。但心理承受能力较强的人就有完全不同的想法。一旦患上绝症,他们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弄个水落石出。他们在乎的是病情是不是早期,有无根治的希望,治疗后生存时间能延长多少,哪怕通过治疗能延长一日,也是值得的。至于心理负担,则居于次要地位。可见,即便在死亡方式已经确定且不可更改的情况下,人们也会根据自己的价值取向两害相权取其轻,尽量争取好一点的结局。
       总之,我以为,改善或“改造”人的自然死亡中那些给人带来无法忍受的生理痛苦和心理折磨的“坏的”死亡方式,应该是人类现代医学发展的主攻方向之一,这也是一个至今尚未解决的重大课题。而这个重大课题的攻克,我以为至少有三条主要路径可走:其一,加大减轻甚至基本消除癌症等绝症患者超过生理承受极限的剧痛方面医学研究的力度,争取取得突破性进展;其二,加快“安乐死”方面的立法,赋予患者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解除无法忍受的病痛的法定权利,同时赋予患者亲属和临床医生帮助患者实现安乐死遗愿的具体操作的法定权利;其三,尽快普及以“临终关怀”为目标的医院科室、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让更多的患者享受到临终前有效的疼痛治疗和温馨的心理安抚。

评分

参与人数 1魅力 +17 收起 理由
踏遍青山 + 17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25

主题

1080

帖子

0

精华

9级 分堂堂主

Rank: 9

魅力
236
纹银
3602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1-4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日,苏州大学医学部退休教授张钦去世,享年90周岁。按张钦的生前意愿,家人将其遗体捐献给苏州大学医学部,同时捐献其角膜。张老一生从事解剖教学工作,如今,又用另一种方式延续着对医学教育的贡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4

主题

5568

帖子

22

精华

初级版主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魅力
12259
纹银
99473 两
贡献度
549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7-11-17

岁月如歌·金牌写手相伴株洲网7周年株洲网评审员相伴株洲网8周年相伴株洲网6周年相伴株洲网5周年相伴株洲网4周年相伴株洲网3周年相伴株洲网2周年相伴株洲网1周年

发表于 2018-10-11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最后才发现这是一个转帖。虽如此,我依然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好课题。只是楼主能不能把整个帖子的字号调大一些。这个帖子值得各类人员了解,特别值得我们这类年纪大一些的人来看看,以便有真到了那一天的时候,人能够活得洒脱一些。但是字太小,看完真困难。如今的网站就是不喜欢那些老家伙们活得太久了,老是横挑眉毛竖挑鼻子,故意把网站的字体调整到比小五号还小,让老人看了眼睛发花,让年轻人看了早早成为近视眼。如果发出的帖子目的是给人看的,就不仿有劳再花点时间,照顾一下老人们,也为年轻人做点好事。谢谢!
qizy6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4

主题

5568

帖子

22

精华

初级版主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魅力
12259
纹银
99473 两
贡献度
549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7-11-17

岁月如歌·金牌写手相伴株洲网7周年株洲网评审员相伴株洲网8周年相伴株洲网6周年相伴株洲网5周年相伴株洲网4周年相伴株洲网3周年相伴株洲网2周年相伴株洲网1周年

发表于 2018-10-11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跟了一个帖以后,就看不见所有的跟帖和回复了。这未毕也是老网站的一种新革命?所有的措施,就一个字:“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4

主题

5568

帖子

22

精华

初级版主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魅力
12259
纹银
99473 两
贡献度
549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7-11-17

岁月如歌·金牌写手相伴株洲网7周年株洲网评审员相伴株洲网8周年相伴株洲网6周年相伴株洲网5周年相伴株洲网4周年相伴株洲网3周年相伴株洲网2周年相伴株洲网1周年

发表于 2018-10-11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发一帖试试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4

主题

5568

帖子

22

精华

初级版主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魅力
12259
纹银
99473 两
贡献度
549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7-11-17

岁月如歌·金牌写手相伴株洲网7周年株洲网评审员相伴株洲网8周年相伴株洲网6周年相伴株洲网5周年相伴株洲网4周年相伴株洲网3周年相伴株洲网2周年相伴株洲网1周年

发表于 2018-10-11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看不见!奇了,这也可以发一个创新型发明专利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1080

帖子

0

精华

9级 分堂堂主

Rank: 9

魅力
236
纹银
3602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1-4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踏遍青山 发表于 2018-10-11 22:34
看到最后才发现这是一个转帖。虽如此,我依然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好课题。只是楼主能不能把整个 ...

对死没有认真思考的人,对生也不会有真正的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1080

帖子

0

精华

9级 分堂堂主

Rank: 9

魅力
236
纹银
3602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1-4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从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倒计时,注定要死亡。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的,死亡是必然的结果,我们没有办法预测死亡的来临,但我们可以过好每一天,努力让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有太多遗憾,坦然面对一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株洲论坛 ( 湘ICP备09003994号 )

GMT+8, 2019-1-19 11:20 , Processed in 0.16699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