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2791|回复: 1
收起左侧

[散文] 母亲节里的愧疚

[复制链接]
     

139

主题

1317

帖子

11

精华

13级 大长老

Rank: 13Rank: 13Rank: 13

魅力
3260
纹银
3923 两
贡献度
742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9-1-7

株洲网评审员

发表于 2018-5-22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泥巴掌 于 2018-5-22 16:10 编辑

母亲节里的愧疚


   5月12日,清理旧家具,刚刚将几个柜子搬出门外放在后檐下。对面房子的赵姨便大声嚷嚷着:“小唐,垃圾要清理啊”。我颇有些不耐烦,老妇人就爱多管闲事,我又没碍着他们家什么。其实我早就知道赵姨爱指点,以前没有觉得什么,这一向心情较差,便有些不以为然,嫌她多管闲事。
    赵姨算得上是一个包租婆,两栋大房子,一栋自己住,另一栋专门用来出租,她有一副大嗓门,也爱和租客打成一片。老是有人大声喊“赵姨、赵姨”,要么是租户忘记带钥匙,要赵姨下来开门,要么是打麻将三缺一需要一个腿,街坊租户大都知道有这么一位老妇人,一位热心肠的老妇人。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一场大病让她退居二线,她家的大媳妇开始主持家中事务。
    赵姨得病似乎是在突然之间,据说是心脏病,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从此变得病恹恹的,不复是从前的红光满面,也没了大嗓门,但是她遇事爱说点什么的习惯似乎仍没变,不过这时候她的说似乎找不到太多的听众。人们面对病人要么是深抱同情心,要么是无动于衷,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总是隔着那么一层,不想和病人有更多的接触,似乎生怕沾染上病人的晦气似的,我似乎也是其中一个,真是奇怪。
    5月13日,母亲节,上午11:00左右, “老公、老公”赵姨不停地叫唤着。这老妇人一定又是遇到了什么自己不能解决的难题,需要她的丈夫帮忙。以前也听她叫唤过多次,并不在意,可是这一次,我心底却突然“格登”了下一下,那叫唤声有一种似曾熟悉的酸楚。在这人人祝福母亲的节日里,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2016年9月,母亲因为三叉神经痛住进市中心医院,查出脑部血管瘤,由神经外一科主任主刀行开颅手术,血管瘤破裂,母亲虽然保住了性命,出院后却落下偏瘫。记得母亲手术后在医院里昏睡了近一个月之后,似乎变了一个人,生性腼腆胆小没见过世面的母亲,动不动就“老公老公”地喊,父亲对我们说,母亲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也不知道是她是从哪里学来的。父亲的话里带着一丝苦笑。
    出院后的母亲对父亲的称呼似乎修正了一下,由“老公”变换为“老倌”。我想,或许她在医院也是叫的“老倌”吧?在茶陵的称谓里,老夫妻之间相互称呼“老倌、老娘”。不过,如果四肢健全行动正常,性格内向的母亲是断然不会如此叫唤父亲的。偏瘫前的母亲生性敏感内向,从她嘴里蹦出父亲名字的情形也极少见,但她爱为小事絮叨,有点病痛便疑这疑那。而父亲和母亲的性格迥然不同,两个人常为了琐事争论。而现在的父亲总是有求必应,或许是心中总带着疚意吧?
    其实那份疚意也一直存在于我们兄弟几个的心中,我们对母亲一直有所隐瞒,母亲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动的是关于三叉神经痛的手术,碍于面子、轻信医生,这一直是我们心中的痛。
    听着赵姨的声声叫唤,我如芒刺在背,想起昨天对赵姨的不以为然,想起这几年里自己面对生病后的赵姨的内心情绪的一些变化,这一丝情绪是否曾在我们面对病中的母亲时起了作用,我不知道,但我心惭愧,久久不能自已。

     

176

主题

5257

帖子

9

精华

荣誉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魅力
5294
纹银
12069 两
贡献度
273
威望
0
猪猪币
1 枚
注册时间
2008-2-27

株洲网2013年十佳版主勋章株洲网评审员岁月如歌投票员

发表于 2018-10-8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中的点滴能感怀,足见楼主的良善。仅从文字上说,其他都不错,结尾句,感觉用老了。
又一个漂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株洲论坛 ( 湘ICP备09003994号 )

GMT+8, 2019-1-23 16:18 , Processed in 0.15527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