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书窗客
收起左侧

《火车上的中国人》以丰富影像展示一个流动的中国

[复制链接]
     

232

主题

4557

帖子

0

精华

12级 一品长老

Rank: 12Rank: 12

魅力
33
纹银
9158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0-2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明亮的眼神,那洁白的手套,那圣洁的心灵,那佛家的慈悲,那男女授授不亲的规矩……都融入了这一瞬间。

  我没能尊重他老人家,心里很愧疚。有时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该怎样才对。摄影这行当是带有侵犯性的。有些镜头可遇不可求,像这样的镜头,恐怕今后不会再遇上了。

  1999年5月23日,我刚从澳门采访归来,兴奋还没有消除,又在广州登上了九龙—上海的100 次旅游列车。经过一夜的旅途,我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习惯性地背上我的小徕卡相机,到车厢里转转。当我来到10 号车厢时,眼睛顿时一亮,一群穿紫红色袈裟的喇嘛兴高采烈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有说有笑,于是我拿出相机就拍。就在这时,一个脸圆圆的胖乎乎的年轻喇嘛笑着对我说:“嗨!好面熟啊!”我也觉得他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我随后问:“你们是哪个寺院的?”“我们是拉卜楞寺的。”我一下想起来了,我曾四次去甘南。于是我们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感情一下拉近了。我提议为他拍照,他高兴地向我点点头,我正要按快门时,他从怀里掏出一条金黄色的哈达,两手高高地擎起向我献上。我心里一阵激动,同时按下快门。

  在列车上拍片,既要克服光照低、列车晃动的不利因素,又要排除列车工作人员的误解;既要忍受个别旅客的刁难,又要忍饥耐渴抗高温不怕疲劳。1995 年盛夏,列车通过“火炉”武汉时,车厢里温度高达四十多度,旅客严重超员,人挨人,人挤人,寸步难行。热得我浑身是汗,头发跟水洗过一样,T 恤衫全部湿透,必须到餐车要盐面冲水喝补充盐分。红色T 恤衫干后结成一层白花花的盐碱,我真想留作纪念,由于随行衣服带得少,只好洗掉。那次终因流汗过多,加上一路过度疲劳而虚脱晕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2

主题

4557

帖子

0

精华

12级 一品长老

Rank: 12Rank: 12

魅力
33
纹银
9158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0-2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1991年,一趟哈尔滨—上海的列车超员两倍多,座席底下、行李架上、厕所里、过道里挤满了人,我夹在人群里,挤也挤不过去,想出来也出不来,卡在中间一动不能动,趁列车来个紧急制动,好不容易才挤出人群。我要到另一节车厢去,只能下车走,可我还没走到那节车厢的车厢门时,车就开了。我赶紧跑两步,顺手抓住车门栏杆把手。列车在站内运行时速度还很低,身体还能保持垂直,等到出站后,车速快了,我的身体开始倾斜飘起来了。就在这关键时刻,车门“咔啦”一声打开了,列车员和几名旅客把我拽上车,我坐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苍白的脸上淌着虚汗,十多分钟站不起来。到现在我也记不清那是什么站,一想起这些,心里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很多人说我可以不上,乘下趟车走,我说不上不行呵!我的摄影包在车上,里面有镜头胶卷等好多用品。那是我摄影人生中刻苦铭心的最危险的经历。

  常有朋友问我:“你在列车上拍片,遇到过麻烦没有?”我只是笑笑,这种笑其实是一种苦笑,其背后有一种难言的痛楚。

  列车上最忌拍片,生怕我给曝光什么。有时车长很客气地给我让到软卧车上,又是倒茶、又是敬烟,到点叫我到餐车用餐,其实是把我软禁起来。我背着相机到车里串来串去,车长不解地说:“给你软卧,你不休息,到车厢里串什么?”他哪能理解我呀!有时为了解除车长的顾虑,我将拍好的照片和发表照片的报纸杂志给他们看,一再解释,我拍的是旅客生活,与车上无关。有时,我为了不打搅车长,下了这趟车,又上那趟车,在车厢里挤来挤去,拍来拍去,好多镜头都是这样拍的。

  常言说:“不怕贼偷,就怕贼瞅。”我在车厢里一次次串来串去,眼睛不时地在搜索,有些旅客警觉性很高,提防我,暗地里通报乘警,警察审查我,看我的证件,弄得我哭笑不得。还有一次,我在车上被人误解,不由分说,被人夺走了相机,列车长、乘警都不向着我说话,弄得我有理也说不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2

主题

4557

帖子

0

精华

12级 一品长老

Rank: 12Rank: 12

魅力
33
纹银
9158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0-2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小喜欢画画,梦想当画家,凭着我这点天分,一直从事美术宣传工作,到了不惑之年,一不留神,掉进了摄影圈里,真有一种误入歧途和上贼船的感觉。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能往前跑,一条道跑到黑。

  我这人生来头脑简单,属于真正的东北人,几句好话下来能把心掏给人家。我觉得做人和做事是一样的,做不好人,同样也做不好事。爱说实话,伤了不少人。我爱人常劝我学着会说点话,我深知教的曲唱不得,一想这把年纪了,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真是江山难改,秉性难移。

  朋友单一,只有摄影朋友,爱好单一,只会摄影,整天忙于摄影的事,在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扶。说话张嘴摄影,闭嘴摄影。一次同影友冯羽去外地同住一室,睡到半夜把冯羽吵醒了,冯羽说:“你说梦话还说摄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摄影令我这样痴迷。

  一晃我退休了,本想在家陪伴老伴玩一玩,可就没这个时间,总也静不下心来,还是往外跑,比在职时还忙。看看左右,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再看看自己,两手空空,一贫如洗,还住在斗室里,真对不起多年支持我的老伴。好在有一堆数也数不清的废底片,学阿Q 精神,打肿脸充胖子,硬充精神富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2

主题

4557

帖子

0

精华

12级 一品长老

Rank: 12Rank: 12

魅力
33
纹银
9158 两
贡献度
0
威望
0
猪猪币
0 枚
注册时间
2016-10-2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想起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过来了,是苦是甜我说不清楚,总觉得在摄影上感情投资太大,付出太多。我曾两次摔成肋骨骨折,三九天掉进冰冷的松花江,坐汽车扎进兴凯湖,又不小心滑倒将左腿胫骨摔成骨折,顺势掉进无底的镜泊湖,若不是影友长江和女儿把我救上岸边,恐怕早就没了性命。别人说我多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能沾了我的名字的光,有福气。但令我欣慰的是摄影回报了我,不是金牌,也不是金钱,而是摄影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摄影成了我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使我这颗挂满伤痕的心,得到了一丝甜甜的慰藉。

  我不再为获奖而远行,这么多年为了摄影创作我几乎跑遍全国。当我站在家乡这片黑土地上,一种久违了的乡情涌上心头。看到什么都可爱,都格外亲切,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无须表白自多情。就连一束冰凌、一枚雪花,以至一粒小小的北国红豆,都让我动情。也许,这就是我寻觅多年的儿时梦……

  在中国的版图上,铁路运营里程达6 万多公里,然而铁路线的人均拥有量只有一支香烟那么长。中国铁路的年人口流动量曾达10 亿多人次,买票难,乘车难的现实让人难以承受……《火车上的中国人》是我用自己的感受写下了世纪末中国铁路这段无法忘怀的历史。

  我很庆幸自己与铁路结缘,拍下了火车上的时代变迁,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铁路飞速发展的巨变。


——来源:新浪读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株洲论坛 ( 湘ICP备09003994号 )

GMT+8, 2018-11-17 11:27 , Processed in 0.13964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